前言 老子的小國寡民 桃花源v.s小國寡民  結論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

前言

  老子是中國道家思想的創始,而他的著作「道德經」更是廣泛流傳於中國幾千年來的社會,在中國人的生活和思想裡,似乎都會帶有一種嚮往恬淡、自由的意涵,不僅是讀書人、為官者,就連一般的田野村夫,也都期盼、安於那屬於烏托邦的境界。理想與現實間的掙扎和困頓抉擇,理想世界不易建構,現實環境中的壓力又無情冷峻的強壓在身上,人們內心充滿著焦慮和困惑,急切的希望能找到一個安身之處以撫慰疲憊的身心,而老子恬淡適逸、清淨無為的生活態度,以及知足樂觀、通達平淡的人生哲學,位痛苦無助的人們找了足以休息且解脫的安身地,因此老子的思想便普遍地受到歡迎和重視,讓人們起而效法、追尋。而東晉文人陶淵明身處於一個荒亂無序的時代,世態炎涼、政治黑暗及民生困頓,他懷有改正亂象、從新建構一個世界的偉大理想和抱負,但又苦於無力實際的去達成,在這理想與現實的痛苦拉扯之下,陶淵明找上了老子來尋求解脫,在眾多作品中表達了對於老子思想下的烏托邦世界的欽羨和渴望。晚期的作品更是明顯,像《飲酒詩》和《五柳先生傳》,皆是陶淵明的代表作品,除了他一貫的沖淡、純任自然的筆法外,亦顯露出自然真實、純脆純樸的道家風格,而樂於以山水詩酒為樂的田園生活,不受功名拘限、瀟灑飄逸,常著文章以自娛,頗示己志的五柳先生,所隱喻的也就是陶淵明自己。這些清靜逍遙、恬淡自適的風格,皆與老子的思想有所相連。而陶淵明的另一大著作《桃花源記》裡的桃花源,更是揭示了他心中的烏托邦,以及對於道家理想境界的憧憬,因此就讓我們從《桃花源記》下手,尋找陶淵明心中的老子吧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

.老子的小國寡民

  道家的思想主要在走離人文的傷害而回歸自然,透過自然而怡神、悅生、養性、長生。而陶淵明被尊崇為「古今隱逸詩人之宗」(鍾嶸《詩品》),不論是藝術生命力或天人合一的自然觀和宇宙觀裡,道家的老子思想是顯而易見的。所以桃花源記裡的理想國度的產生即與道家思想有關,主要是建立在《老子》八十章提出的「小國寡民」的社會理想︰

  小國寡民,使有什佰之器而不用,使民重死而不遠徙,雖有舟與,無所乘之。雖有甲兵,無所陳之。使人復結繩而用之。甘其食,美其服,安其居,樂其俗,鄰國相望,雞犬之聲相聞,民至老死不相往來。《老子》

  「小國寡民」的小與寡,並非指數量上的少,並非指客觀存在之大小多寡的具體衡量。小與寡,皆指人的主體心境說,不求多,不執著,沒有得失的分別,心自然,放得開,所以「小國寡民」正是清新無為的純樸社會的表徵。「使有什佰之器而不用」,是說雖有文明,但是無所求,所以不需使用器皿。而且人人安土重遷,與大地連結在一起有深厚的感情。「重死」是只看重生命,讓生命不離開它的根土。列國皆安於自然,眾民皆寡欲清心,安於簡單安於純樸,國與國間,民與民間,和平純樸,防衛芥蒂形同虛設。文字、符號是文明的最大象徵,老子要人回到素樸的世界,回到最自然的感覺、最簡單的社會生活,那結繩記載應該是最簡單、最原始自然的吧。而「甘其食,美其服,安其居,樂其俗」則指出,儘管那是簡單、是素樸,但卻是最美好的。因道家強調個別的自然、天真的美好,因此產生了「小國寡民」的理想國。

  而在陶淵明筆下的桃花源理想社會,可說是道家「小國寡民」的加工改造。

  俎豆猶古法,衣裳無新制。

  黃髮、垂髫並怡然自得。

  一切保持原有的古老方式,是一種歸真返璞的人生理想的形象反映。在桃花源裡,土地肥美,風景秀麗,人們不愁吃穿,人與人之間關係淳厚融洽,彼此自由往來。雖然沒有完全拋棄掉物質文明,但生活上也是非常古樸的。

  荒路睸交通,雞犬互鳴吠。

  可以看出桃花源中的人們與道家「小國」中的民風一樣,皆是友好與合諧的。 漁人不經意的出現,便立刻邀請他到家中,不但盛情款待,左鄰右舍還相邀祝賀,這種熱情好客的天真、素樸,無疑的顯現出桃花源深受老子小國寡民的理想的影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

.桃花源v.s小國寡民

1.理想的社會型態

  土地平曠,屋舍儼然。有良田、美池、桑、竹之屬,阡陌交通,雞犬相聞。

  可見桃花源裡的一切布置,皆是恰如其分,房舍建設井然有序、整齊劃一,而土地不僅用來耕作農作物,當作糧食、維持生計,也設有水池、儲蓄水源。

  在老子主張的小國寡民中,即使有軍事兵甲、車船設備,也都只是備而不用。人民能夠隨自己的興趣和喜好栽種作物,並滿懷感激的欣喜收穫;穿上自己喜愛的服飾,即使只是件粗布草衣,也怡然自得,安詳和樂的住在自己的處所,享受這份鄉野風俗。雖然與鄰國相望,但是彼此並不想要互相侵犯,人民到老死之時也不必往來。

  人民可以過著互不相侵的單純生活,無為無華、自由自在,悠遊其間,怡然自得。而在看看陶淵明的理想桃花源社會,那些「良田美食」、「桑竹之屬」、「阡陌交通」、「雞犬相聞」,不就是相同的理想社會與風俗民情的表徵嗎!

 

2.理想的人格

  黃髮垂髫,並怡然自樂。

  便要還家,設酒、殺雞、作食。村中聞有此人,咸來問訊。

  桃花源裡的居民,都以自己的現況為樂,儘管生活不算富庶,但自給自足的生活模式,讓他們能享受到自在的安靜平實,儘管外在的花花世界多麼的燦爛,他們依然堅持活在自己的小空間,不願被打擾也不願去攪和,在這個專屬的國度裡,人們欣喜感激自己辛勤栽種後的收穫,人們樂於款待來自異地的客人,樂於享受彼此間的和諧自在。他們目空一切,且視榮華富貴、物質慾望為無物,正是老子心目中理想的人格特質。

  老子主張致虛守靜、無欲無為,去除人為的巧偽妄作,還虛於自然的樸實無垢,在他的心中,理想人格是一位知止、知足,不對物欲為止境的追求的有德君子。

  桃花源堛漫~民,無論生活的環境優劣、物質的豐饒與否,都能夠悠然自得,怡然自樂,身處在亂世而不苟同,遺世而獨立自給,就像是老子筆下的有道君子,虛懷若谷、剛健德行,不以物喜、不以己悲,處世泰然自若、光明磊落,仰不愧於天、俯不愧於地,因此他們無憂無慮地安身於這片自然清靜、無為無作的簡樸天地裡,怡然自得。

 

3.理想的政治哲學

  自云:先世避秦時亂,率妻子邑人來此絕境,不復出焉

  桃花源居民的先祖,身處於動盪不安的時代,烽火連天,又有無謂繁重的苛令重稅在打壓人民的生活,使得人們不堪其擾,為了躲避戰亂及紛亂四起的社會,且不願與之合流,便相邀退居隱避到這片世外桃源,他們遺世獨居,不願與外界有任何接觸,變遷的政局與他們無關,動盪詭變的時間空間也與他們毫無關聯,在這小小的世界裡,沒有政局的紛擾,沒有權力的爭奪,更沒有無窮無盡的私心慾望。人們雖是過著粗衣粗食、單調簡陋的生活,但風俗純樸、自得其樂,就像老子的小國寡民所主張的理想政治哲學相同:

  甘其食,美其服,安其居,樂其俗,鄰國相望,雞犬之聲相聞,民至老死不相往來。《老子》

  老子認為人民不需要知道太多不必要的事,以免滋長更多不必要,或要不得的欲求貪念。所以老子主愚,此愚並不是指愚弄人民,而是使民以無心、無為,人民不需要太多的智巧,便不會有生養多餘的心機、欲望,紛爭亂事也就不會因此而滋生。

  而且在老子的心裡,政治是無為而治的,,鳴琴垂拱,順應民心,無欲無求,若全國上下都能避免欲求貪念,自在自適,那君與民之間便不會有所紛擾;民與民之間便不會有所爭執;國與國之間也不會有所衝突,若能如此,整個社會、整個國家、甚至整個世界,皆能和平安樂,並走向一個完全理想的烏扥邦境界.

  桃花源裡的無為政治模式,不就與老子的理想世界相當吻合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

 

.結論

  事實上,桃花源這塊人間仙境,都只是陶淵明心裡的幻想和想像而已。

  陶淵明身處於一個荒亂無序,動盪不安的時代,世態炎涼、政治黑暗、民生困頓,他身為一個以天下為己任的知識份子,心中懷有改正亂象、從新建構一個整齊有序的社會的理想,但在現實上卻無力達成,為了填滿這份缺憾,陶淵明便將自己的心靈轉而寄託在老子的思想上,憑空創造出一個烏托邦式的世外桃源,以抒發內心的惋惜和憧憬。

  雖然這種烏托邦形式的社會模式聽起來有點天方夜譚,並不適合用於現在的任何社會生活,但其實,不論是陶淵明的桃花源還是老子的小國寡民,他們所想表達的都是,人們對於自我價值和生命要求的省思。何時,人們才能不汲汲營營於無窮盡的欲望?何時才能感受到這片天地帶給我們的喜悅和驚奇?何時才能享受到人與人之間、人與天之間的那份合諧和自在?

  我想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個桃花源,而是否能悠遊其中,就看我們是否能體悟出其中的意境和價值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