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天空裡的一片雲

         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

    談徐志摩與林徽音

  

   徐志摩的千古名句:「我將於茫茫人海中,尋訪

我唯一之靈魂伴侶,得之,我幸;不得,我命。」這

可以說是徐志摩為自己短促的一生所下的註腳。「追

尋靈魂伴侶」這樣一個想望,引領徐志摩在匆匆的三

十六載人生裡經歷了三段感情,交錯於三個不同典型

女子的生命之間,他們共同創造了詩人徐志摩,也同

樣因他而改變了各自的命運。其中,以和有中國第一

才女之稱的林徽音之間的那段沒有未來的感情,至今

仍引起多方不同的爭議。

   林徽音,正是徐志摩心中的靈魂唯一伴侶。她既

是詩人、作家,也是教授、建築學家。在徐志摩寫給

她的信札及詩中,林徽音是「水寫不盡她的清澈,歌

唱不出她的迴旋」的象徵;著名的哲學家金岳霖曾形

容她如「人間四月天」,可見其才貌出眾,人間罕有

 

   徐志摩是於劍橋留學時與林徽音相識的,當時的

林徽音十六歲,丰姿綽約、落落大方,徐志摩一見到

林徽音,就被她的俏麗風采深深吸引,那明眸巧笑的

倩影,像一片奇異的陽光,照澈了他的靈魂。至此,

徐志摩不能自拔。縱然知道志摩用心如明月,卻恨兩

人相逢的太晚。她給了徐志摩一封信,說:「我不是

那種濫用感情的人,你若真的愛我,就不能給我一個

尷尬的位置,你必須在我與幼儀之間作出選擇。」

此,離婚是徐志摩追求林徽音的唯一抉擇。他的心中

只有對林徽音的愛,沒能感受張幼儀的苦。與張幼儀

的婚姻對徐志摩來說是枷鎖、牢籠,不料,最後徽音

卻選擇了梁啟超之子梁思成為終生伴侶。

  「我不要在道德良心的譴責下活一輩子。」林徽音

說。面對徐志摩如火團般圍攏而至的愛情,清靈磊落

的林徽音卻平靜如水,她不是不動心,也不是對徐志

摩沒有感情,只是,對重視道德的林徽音來說,只要

有一個人,為這一段感情受到絲毫的傷害,那就是她

一生中最大的憾恨。張幼儀的苦,林徽音不忍。

   胡適曾說:「徐志摩的人生觀只有三個:愛、自

由、美。」一生中追求靈魂與愛情的徐志摩,道德的

外衣,是枷鎖。徐志摩堅持離婚,不只是要追求自己

的愛情與靈魂,還要還給張幼儀一個公平與自由,讓

張幼儀也可以去追求屬於她自己的愛情與靈魂。林徽

音卻認為,徐志摩與張幼儀的離婚是因為自己,她不

願意見到另一個家庭因她而失去丈夫,失去父親。

徐志摩與林徽音的邂遘,注定是段沒有結果的苦戀。

然而,在這短暫的交會中所互放的光彩,無疑是鮮明

的、燦爛的。年輕的詩人一心追求愛、美、與自由─

在尋尋覓覓的過程中,有希望與期待,有挫折與困頓

,有幻滅與惆悵,而這些種種,都化為一首首美麗的

詩篇,他的詩,即是他愛的面容。